楚天金報訊 圖為:一個村衛生室一年門診量超過萬次
  圖為:被查處的衛生室
  □文/本報記者饒純武 雷巍巍 圖/本報記者劉大家
  新型農村合作醫療(簡稱“新農合”),是指由政府組織、引導、支持,農民自願參加,個人、集體和政府多方籌資,以大病統籌為主的農民醫療互助共濟制度,得到廣大農民的歡迎。近日,有讀者反映,孝感市孝南區陡崗鎮有些鄉村衛生室,動起歪腦筋,冒用他人之名刷醫療卡報銷套取新農合基金。記者隨後赴實地展開調查。目前,當地有關部門,已對涉事衛生室進行了查處。
  過世老人仍在“發熱咳嗽”
  “79歲的老人劉文濤去世後,竟然有看病記錄,並且在新農合醫療基金中正常報銷了。”知情人告訴記者。
  記者來到劉文濤生前所在的孝南區陡崗鎮代劉村五組,其三兒媳黃開秀和四兒媳聶春花告訴記者,爹爹劉文濤生於1934年,因病於今年5月24日去世。
  孝南區農村合作醫療信息系統檢索顯示,今年1月9日至12月10日,劉文濤與老伴鐘幼芝兩人共看病50次,其中5月24日之後,劉文濤還在兩家衛生室共看病5次:5月26日,在陳池村衛生室鐘存朋醫生處看“胃潰瘍癌變”;6月1日、8月29日、8月30日和8月31日,到鐘存英的代劉村衛生室看“發熱”和“咳嗽”。
  記者採訪時,劉文濤的老伴鐘幼芝並不在家,他孫媳侯軍告訴記者,上午9時許,奶奶鐘幼芝被鄉村醫生鐘存英用摩托車接走了。記者來到鐘存英經營的代劉村衛生室,鐘婆婆稱自己患有高血壓和心臟病,經常到村衛生室找鐘存英看病。
  村醫鐘存英並不在代劉村衛生室,其妻潘女士稱丈夫出診去了。十多分鐘後,鐘存英趕回診所解釋說,因一張新農合醫療卡中,存有全家所有人員的信息,哪個家庭成員看病就用鼠標點哪個,衛生室有時病人扎堆,忙中出錯登記失誤,於是出現亡故者仍在看病的“常識錯誤”。
  鐘存英稱,由於每名新農合參合人員門診報銷限額為300元,每次看病報銷限額為12元,有的“老病號”看病會超過限額。考慮到大家都是鄉親,有時就通融一下,便出現張冠李戴的情況。
  同樣蹊蹺的是,孝感市陡崗鎮石橋村的鐘某飛,在外服刑,多年不在家,可在當地的村衛生室有他刷卡就診信息,在新農合門診基金中也有相應的報銷記錄。
  外出打工卻在村裡看病93次
  孝南區新農合系統的信息顯示,陡崗鎮石橋村小黃灣的鐘某明一家四口,從今年1月12日至9月17日,在代劉村衛生室鐘存英醫生處共看“咳嗽”93次,並有相應的門診報銷記錄。
  記者趕至鐘某明所在的小黃灣15號,見其大門緊閉。在隔壁小黃灣16號門前,有名爹爹正在曬太陽,經瞭解,他是鐘某明的父親。老人告訴記者,兒子最近幾個月沒有回家。
  隔壁小黃灣18號的黃師傅告訴記者,他剛從新疆打工歸來,聽說鐘某明一家人還在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打工。
  鐘某朋一家是否到村衛生室看病93次?村醫鐘存英接受記者採訪時稱,此前幾年,鐘某明一家人春節後都到外地打工了,但今年他家在陡崗鎮上購買了房子,裝修到三四月份,所以今年看病比較多。
  鐘某明一家人今年5月1日以後的新農合報銷記錄,有70條之多。鐘存英稱,這種現象在各衛生室普遍存在。
  陡崗鎮代劉村三組的陳雙英告訴記者,她一家四口人今年累計起來,看病不過10次,可她在新農合的系統中,顯示看病44次,涉及勝利村、代劉村和陳池村的三個衛生室。
  代劉村三組劉華福和八組的劉國春反映,在陳池村衛生室看病只有四五次和不到15次,結果系統顯示報銷20多次和40多次。許多村民稱,有時看病後就將醫療卡放在衛生室,或者醫生要求將卡留下。
  對此,遭投訴的陳池村衛生室村醫鐘存朋承認,家庭成員的姓名都在一張卡上,醫生想要誰病就是誰病,衛生室多刷醫療卡並報銷,在各衛生室已是公開的秘密。
  違規村衛生室已被合管辦查處
  孝南區新型農村合作醫療管理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塗怡康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該辦(下簡稱“合管辦”)已接到有關死亡老人“複活”等就診套取新農合基金的舉報,合管辦稽查科迅速展開了調查。
  經查,服刑人員鐘某飛的家人在宜昌居住,其家庭成員鐘女士於今年3月25日和10月4日,分別在孝感市婦幼及市中心醫院住院一次,鐘某飛今年的七筆報賬記錄,系家庭成員就診時產生,村醫鐘存英存在報賬不規範、串換病人姓名情況。代劉村劉文濤爹爹去世後的報銷記錄,或為其配偶鐘幼芝就診時產生。
  調查還查明,鐘某明的所有家庭成員,於今年3月外出打工一直未歸,村民反映其父母常年患病,將新農合醫療卡放在村醫鐘存英處就診輸液,現場檢查發現鐘某明一家人的合作醫療卡留存於鐘存英的衛生室。
  據塗怡康介紹,在對鐘存英的代劉村衛生室進行檢查時,發現他留存參合農戶合作醫療卡共計42張,自2009年10月門診統籌開展至今,孝南區合管辦共撥付代劉村衛生室門診實償資金24.97萬元,一般診療費5.46萬元,兩項合計30多萬元。
  孝南區合管辦負責人表示,無論是串換病人姓名看病報銷,還是留存參合農戶合作醫療卡虛擬就診報銷,均違背新農合的相關政策,區合管辦決定核減代劉村衛生室本月所有門診補償基金,其本年度的門診補償款超過6萬元的部分予以暫扣,責令該村衛生室對存在的問題進行整改,並對群眾反映其它衛生室違規報銷的線索展開調查。
  管理部門談新農合監管難點
  當地村民表示,代劉村、陳池村和石橋村三村戶籍人口3400人,每年外出務工人員將近一半,這些常年外出務工的村民,頻頻出現在村衛生室的就診和新農合報銷名單中。
  孝南區新農合系統的數據顯示,代劉村衛生室今年接診量已達10808人次,發生醫葯費23.5萬元。這上萬次就診和新農合報銷中,有多少真病人尚不得而知。根據基金分配比例來看,人均門診僅能報銷34元,規定患者門診最高可報300元,是依據參合總人口的患病率測算而來,如果無病也來“透支”,最終損害的是參合人的權益。
  對於對新農合的監管,塗怡康副主任有些無奈地說,全區共有400多個鄉村衛生室,而區合管辦的稽查人員只有六七人,每年還要對數千名住院和意外傷害病人的信息監控,門診就診的每筆賬單,不可能查得清清楚楚。
  塗怡康副主任告訴記者,為加強對衛生室的監管,該區根據各村的人口總數及衛生室以往的就診數據,為各衛生室測算出門診報銷月控制標準,對超過這一標準的衛生室,合管辦將進行重點稽查。
  ■ 鏈接
  省衛計委:嚴查違規 依法追責
  10月14日,省衛生計生委發文要求進一步加強新農合基金管理工作。
  新農合基金是參合農民的“救命錢”,是“高壓線”,提高基金使用效益,保障基金安全,事關廣大參合農民的切身利益,事關新農合制度順利實施和可持續發展。在審計和內部檢查中發現,少數地區仍然存在管理不規範、監督不到位等問題,影響了新農合基金的安全。
  縣級經辦機構要實時監測各定點醫療機構門診就醫、報銷相關數據信息,定期進行考核,將門診統籌監測與考核結果作為確定門診總額預付支付標準的重要依據。
  要依據《社會保險法》、《執業醫師法》、《財政違法行為處罰處分條例》等相關法律法規,嚴肅處理新農合基金監管中發現的各類違規違紀行為。對不合理收住院,分解處方,分解住院,掛床住院,不合理治療、用藥、檢查,違規收費等造成新農合基金浪費的行為,給予扣除違規資金、取消醫療機構新農合定點服務資格、取消相關責任人執業醫師資格(鄉村醫生執業資格)、吊銷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等處罰;對於通過扣留新農合卡虛開處方、虛造病例、冒名簽字、開虛假髮票等套取新農合基金的行為要依法依規追究相關責任人的法律責任。
  (原標題:圖文:村衛生室虛擬就診套新農合基金)
創作者介紹

裝潢公司

vy89vyzty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